今天是
;
关键词:

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五次糊弄中央巡视组批示

 时间:2018-09-05 09:36:40来源:中国广播新闻网责任编辑:李雪梅点击:

(原标题: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五次糊弄中央巡视组批示)

核心提示:对于敢于糊弄中央巡视组交办批示的行为,作为任何一个有党性原则、政治纪律、组织观念、法律意识常识的人,这都是不可想象和不敢想象的!

而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却敢于连续五次糊弄中央巡视组的相关批示,既不解决中央巡视组批示交办的“纠正一审审判程序严重违法”的知法犯法问题,又不依法处理一审法院畸偏判决的法官枉法问题,对当事人七年来不惜跳楼以命抗争的诉求不理不睬,还对全国数十家重要新闻媒体的关注舆情也不屑一顾……“第一次糊弄中央巡视组的交办批示,可谓是胆大包天;第二次糊弄,可谓是故意对抗;第三次糊弄,可谓是无视中央。而第四次、第五次的糊弄,则意味着轻蔑与戏弄中央巡视组了。在依法治国的当代中国,如果中央巡视组的权威性都被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如此对抗与挑战了,那么,三门峡市的司法公正和公平正义何时才能见到阳光”?!

当事人呼唤司法公正 中央巡视组五次作出交办批示

2018年2月27日,在十八届中央巡视组曾经作出两次“交办批示”之后,第三封发自三门峡市的强烈要求司法公正的“特别反映”,又快递到了十九届中央第一轮第一巡视组罗志军组长的手中。仅隔8天,中央巡视组即向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交办批示”。

发出第三封“特别反映”的是一家平均年龄达66岁的兄弟姊妹5人。其中的当事人是魏某,男,汉族,1959年5月2日出生,系三门峡市某企业的普通员工。

魏某向中央巡视组实事求是反映的核心问题只有一项:一审法院审判程序严重违法的知法犯法且拒不纠正问题。

 

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却对中央巡视组瞒报实情,无视十八届中央两个巡视组的两次“交办批示”,在4年间拒不依法纠正其审判程序严重违法的问题,并糊弄中央巡视组谎称“已经结案”。其实,作为“最懂法”的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于该项审判程序严重违法的问题是十分清楚的,却宁愿一错到底也不予依法纠错。

原来,魏某在一起极其简单且简明的民事离婚案件一审中,由于湖滨区人民法院助理审判员刘志伟当庭一人独审独记,属于严重违反“合议庭审判案件”法律程序的“独审独记”规定,并在(2011)湖民一初字第1790号《河南省三门峡市湖滨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中作出了畸偏的不公正判决,极大地侵害了魏某的正当合法权益。对此,他针对一审法院审判程序严重违法的知法犯法问题,曾专门向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三次“发回重审”的书面强烈请求。然而,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却以院长的所谓“提高办案效率”之说,拒不采纳“请求发回重审”的强烈诉求和法律明确规定,不仅没有依法及时纠错,反而在“二审”和“再审”中竭力回避一审审判程序严重违法的问题,继续将错就错地作出了“维持原判”的裁决。

魏某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同时为了维护“审判程序是司法审判生命线”的法律底线,在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不服的同时,他曾经不惜性命而跳楼抗争过,他曾经向三门峡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法委以及省级以上司法机关泣血反映过该问题,旨在要求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一审审判程序严重违法的问题予以纠正,并且无论如何都不能受到一个审判程序严重违法的荒谬“判决书”的侵害!无奈的是,魏某在长达7年漫长的逐级申诉过程中,虽然他明知自己不是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对手”,虽然他坚信司法阳光一定能够战胜某种人为的司法阴暗面,但他的一次次强烈诉求在得到一次次的回馈后,“一审审判程序违法”的重大问题,仍然被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推、拖、赖、哄、骗”而不了了之。

 

在这样的情形下,特别是在十八届中央两个巡视组对魏某“情况反映”已经作出两次“交办批示”的情况下,却两次都被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违反中央“终结责任主体”明确规定,并以所谓的“已经结案”之说对中央巡视组进行糊弄。魏某看到了党中央政治巡视是全面从严治党的重大举措和党内监督的战略性制度安排,从而让他再次鼓起了呼唤司法公正的勇气,决心向十九届中央巡视组继续反映“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程序严重违法和拒不纠错、错上加错的违法行为。

当魏某的信函发出后,在十九届中央第一轮第一巡视组罗志军组长的重视下,仅仅过了8天即得到了“交办批示”的回复。这一纸批示函件,对于一位百姓来讲,这是来自党中央的关怀与温暖,这是来自中国最权威的关切与重视!可令人万万想不到的是,“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承办人员,为了庇护该法院知法犯法的错误,竟然敢于胆大包天地对上欺骗中央巡视组声称‘已经结案’,对下欺瞒魏某予以‘解决问题’!其实是什么问题也没有解决,似乎要决绝地一错到底了”。

那么,一审法院在一审审判程序中是怎样违法的?一审判决结果是怎样畸偏的?又是怎样致使当事人跳楼以命抗争的?

 

 

法院一审程序违法,当事人蒙受巨大侵害

常识告诉人们:国家法律有十分明确的“‘合议庭审判案件’的‘独任审判’系‘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并严重违反法定审判程序,应当发回重审”的严格规定,即便就是由审判员独任审理的简易程序案件,《民事诉讼法》也明确规定了要有书记员记录”。而非简易程序的魏某“民事离婚案件”,就是在湖滨区法院助理审判员刘志伟一人“独审独记”的审判组织组成不合法和审判程序严重违法的情形下开庭审理并作出判决的。

在这起并不复杂的民事离婚案件中,作为原告的魏某,他是本着最大的善意与委屈而起诉被告范某的,他的基本诉求只有两项,即:一是请求法院依法准许原、被告离婚;二是依法分割共有财产。

原来,魏某是第二次婚姻,拥有一套住房(以下简称婚前房产),带着儿子同住。而有据可查的是,“时年48岁的被告范某也带有一个儿子,并已是第三次婚嫁,她在前两次的婚姻当中饱尝了以婚掠房的‘甜头’!身为事业单位的她,之所以看中了老实得有些过份的魏某,正是看中了魏某的住房与财产”,故而诸多亲戚朋友都反对这桩婚姻,担心魏某会上当受骗。老实憨厚的魏某,还是在2005年12月5日与被告范某登记结婚了,并在婚后范某没有出资1分钱的前提下,魏某又用自己婚前的个人资金和个人贷款共计34.6万元购买了所在单位的职工集资建房,即:第二套住房(以下简称婚后房产)。

在婚后仅有1年多的时间内,被告范某便“原形毕露”了。她不断地搬弄事非、制造矛盾,只许自己的儿子在家生活,却把魏某的儿子驱离了家庭,致使魏某在丧失了亲情和尊严中生活。更为不幸的是,婚后第二年的2007年9月10日,魏某因工伤住院的3个多月里,范某竟然不顾几乎瘫痪和生活不能自理的魏某,乘魏某之危提出了“要办理魏某婚前个人房屋的房产证手续并追加上她的姓名”的要求,强势地采取利诱、吵闹和胁迫等手段,并在保证“一定好好过日子、绝不图财”的情形下,迫使魏某勉强而含糊地在口头上应允办理该房产的有关手续。其实,这根本就不是魏某的真实意愿表达!后来,在魏某出院卧床静养期间,被告范某则更加气急败坏和迫不及待地整日纠缠不休,在家中不仅时常打砸东西、摔电话、砸冰箱,甚至还把原告魏某的腿部砸伤、地板砸坏,致使伤后休养的魏某受到了人身安全的胁迫。最终,魏某为了维系家庭,这才不得已与被告范某于2008年元月在一张“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支持支撑的‘婚前房产’申请审批表”上签了自己的名字。据此,这就成为了范某日后主张“婚后房产要分割、婚前房产还要分割”的卑劣理由和一审法院畸偏判决的理由和“杀手锏”。

此后,原告魏某与被告范某在短暂的4年婚姻存续期间,“人心不足蛇吞象”的范某,在准备破裂婚姻之前,她特别是在向魏某做出书面的“在婚姻存续期间不转移婚内财产,包括福利,若发现违犯,愿在婚姻结束时双倍赔付对方”《保证书》的前提下,居然十分拙劣地犯下了四项“过错在先”的掠夺资产之错:一是她从股票市场连续支取了109.8万元股金,直至帐面几乎为零;二是她私匿独吞了在三门峡黄河医院投资经营“蛋白芯片”的30万元本金和收益;三是她在2011年5月私自转移了4万元银行存款;四是在一审开庭后才仅仅3天的11月5日,她又将价值5.08余万元的家产在深夜1点多偷拉转移。依据范某这些铁定的“过错在先”事实,再按照范某自己书写的《保证书》和她“愿在婚姻结束时双倍赔付对方”的承诺以及《婚姻法》中的“过错原则”,范某在离婚时理应依法“少分或不分共有财产”,同时还要“双倍赔付”魏某。正是由于被告范某的过错在先与其《保证书》的事实存在,原告魏某才提出了“依法分割共有财产”的最低诉求。

然而,令魏某万万想不到的是,“独审独记”的(2011)湖民一初字第1790号《河南省三门峡市湖滨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竟然判决得极其畸偏和荒唐——魏某提交的所有证据不仅无一被采信,而且就连范某的亲笔《保证书》和转移财产的确凿事实也拒不采纳,从而极端地偏袒了范某!既丝毫没有追究她的任何“过错在先”责任,让范某达到了对魏某个人的“婚前、婚后两套房产全部分割”的目的,又对范某“转移侵吞的共计148.88余万元款项也不作为共有财产进行任何分割和处分”。

魏某极度愤怒和强烈质疑地指出:“法律的根本法理是保护好人的!一审法院若是出于保护妇女合法权益为出发点,也可以理解。可法官竟然如此极端地偏袒连续以婚敛财的范某,这是万万不能接受的”!而一审法院“审判长”却只是毫无法律底气地说:“我也没办法,办案法官太年轻,你们上诉吧……”。

 

 

二审法院将错就错,中院枉法维持畸偏判决

一审法院不仅程序严重违法、判决结果荒唐畸偏,而且《判决书》书面还有“造假”等许多重大瑕疵。如此的《判决书》与当时轰动全国的三门峡市陕县“眼花法官”怪相,一度成为了三门峡市法院系统的“笑柄”。

在二审开庭审理前,上诉人魏某从北京请来的“北京在线”高级律师明确指出:“一审审判程序严重违法,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发回重审”,但庭审法官却根本不顾这一请求。另外,在庄严的法庭上,范某与主审法官“合演”的偏袒丑剧却始终不断——范某在庭审质证时故意偷窃她深知“份量”并亲笔书写给魏某的《保证书》原件,在被魏某当场捉赃在手的情况下,陪审法官不仅不责怪范某,而且还为范某打圆场;在范某理屈词穷、无言以答时,陪审法官又诱导范某做出有利于自己的辩解。对此,魏某律师当庭要求陪审法官离庭回避。然而,审判长却不理不睬,照样罔顾审判程序违法的事实,不仅照常庭审此案,而且又畸偏地“维持”了一审畸偏的判决——既让范某分割了魏某的婚后房产,又在不符合“赠与要件”的条件下,以所谓的“赠与”之名把魏某的“婚前房产”再度分割,对范某的“过错在先”仍然不予追究。

对此,魏某联想到被告范某儿子发给自己的“我是武力玩不过你们?还是你们家的社会关系能强过我们家”的短信,不容多想便得出被告范某儿子短信的“用意”和“内涵”:他与被告范某之间的官司,打的不是法律的公平与正义,打的是范某身后的权势和势力。虽然他有足够的范某“过错在先”的确凿证据以及范某的亲笔《保证书》和法律规定的支持支撑,但法官就是拒不依法采信的血淋淋事实,让他彻底明白了一审、二审的《判决书》为什么大玩文字游戏,并明知故犯地“维持原判”了,甚至主审法官直接告白说:“想告,你就随便告吧”……

在这里,历史将深刻记载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几名办案法官的“言词绝句”——二审审判长王某某说:“我就不是‘天平’”;审监庭庭长及再审审判长李某某说:“我就不知道有这一条法律规定”;立案二庭庭长及信访办负责人薛某说:“我想咋弄就咋弄”;常务副院长李某某说:“法院说的就是‘法’”。

面对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如此荒唐和赤裸裸的不讲法理以及审判程序严重违法的一错再错、错上加错和拒不纠错的强势作为,魏某不得不走上血泪诉求的7年上诉之路,直到向十八、十九两届中央3个巡视组5次情况反映,并致函申冤和请求公道。

 

法院拒不纠错,五次糊弄中央巡视组交办批示

纵观魏某的民事离婚一案,无论时间跨度有多长,无论一审、二审、再审的《判决书》有多么“完美”,归根结底是三门峡市两级法院审判程序严重违法且枉法畸偏的铁定事实,才是造成这起申诉不息、反映不止事件的根本原因。

作为任何一个有法律常识、法制观念的公民都知道:体现十八大以来依法治国和公平正义的人民法院,如果在个别案件中出现了枉法枉判的错误,甚至出现了像“呼格案”、“聂树斌案”、“物美集团张文中案”等这样的错案,只要人民法院依法纠正改判了,老百姓不但不会非议,反而会对依法纠错的人民法院更加信任与信服。而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为什么就是硬要罔顾事实,宁愿知错犯错而拒不纠正其“审判程序严重违法”的过错呢?!

魏某向中央巡视组反映问题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告谁”或“告倒谁”,仅仅只是为了让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纠正其“审判程序严重违法”及造成的严重恶果,从而求得司法公正的合法主张。除此之外,他别无所求!

那么,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在瞒报实情、糊弄了十八届中央2个巡视组的两次“交办批示”后,针对十九届中央巡视组作出的第一次“交办批示”,又是如何继续糊弄的呢?

其一,2018年3月8日,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在通知魏某时,就发问“你是否又给中央巡视组写信了?”。

其二,3月9日上午,审监庭张庭长在其办公室见到魏某,并讲了一些令魏某根本不能信服和不着法理的所谓“解释”。

其三,4月9日上午,李副院长面见了魏某及其兄弟4人,在听取了魏某兄弟的“诉求意见”后,向审监庭张庭长非常勉强地交待了两条“办理意见”,即:一是推辞魏某向检察院提及抗诉;二是让张庭长进行审查,如果有错予以纠正。而张庭长只是“会意”的点头应允,别无任何言行表示。对此“情形”,魏某家人当即表示不能接受。

其四,魏某随后向李副院长和审监庭分别递交了共计8页、长达7000余字的“关于对李副院长所讲‘两条意见’的意见”,却一直杳无音信和毫无说法。即便这样,魏某对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还一直寄予期望并耐心等待。

其五,6月12日下午,始终得不到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任何“说法”的魏某,又专门来到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监庭,向张庭长咨询法院对中央巡视组“交办批示”的处置情况。而无意之中,魏某发现在自己亲笔向张庭长递交的“个人所写材料”之后,竟然附有“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结案报告》”。该《结案报告》令魏某不禁大吃了“三惊”:一惊是该《结案报告》的落款日期是“4月10日”,而法院方是在4月9日接见的魏某,那长达数十页、近万字的《结案报告》,难道在接见魏某前就已经拟定好了?二惊是该《结案报告》完全回避了问题的核心,并根本没有提及“一审法院审判程序严重违法”的实质问题;三惊是《结案报告》全部以断章取义、不合法理的“歪理邪说”和“横加评论”来为其严重违法和拒不查纠进行遮掩、辩解、开脱。此时此刻,魏某再一次地深知,自己又着实地被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所戏弄和欺骗了,李副院长的所谓“接见”和“听取意见”,完全是法院方的“作秀”和蓄意巧取“笔录”,用以骗取他的签名是实质,向中央巡视组“造假”回复《结案报告》是手段,最终是达到欺上瞒下、违法不究的目的。

魏某彻底愤怒了!他万万不敢料想的“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如此糊弄中央巡视组”的严峻事实,就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和眼前!因此,他忍无可忍并不得不就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不予纠正一审审判程序严重违法和随意糊弄的问题,又连续第四次、第五次向中央巡视组进行了递进式反映。

 

很快,中央巡视组高度重视、紧抓不放,并当即作出“交办批示”,同时指示河南省政法委派员上门督办!对此,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居然仍是有恃无恐和不以为然,甚至就连李副院长5月15日回复魏某兄长的“现在不方便,稍后给您电话”和6月13日的“有空我约你”的两次短信也都成了“空话”。如今,魏某为了向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讨要对中央巡视组“交办批示”的“说法”,有关院方领导由开始时的接听电话到不接电话、再到短信不回复,直到法院的门卫保安强势阻止魏某入内,彻底对魏某不理不睬了,甚至魏某向原院长李某某连写的8封申诉信件,最后也全部石沉大海……三门峡市中级法院至今不敢依法纠正和拒不纠正一审审判程序严重违法问题的实质,只证明了一个结果:“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就是严重违法并背着当事人魏某,五次糊弄了中央巡视组的批示”。

“审判程序”是司法审判的“生命线”!“审判程序”严重违法,其“审判结果”一错到底是无庸置疑的。魏某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与公平,他之所以向中央巡视组反映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不予依法纠正一审审判程序违法的问题,是期望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能够正视问题、处理问题、解决问题。然而,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居然敢于5次糊弄中央巡视组交办批示的行为,作为任何一个有党性原则、政治纪律、组织观念、法律意识常识的人,这都是不可想象和不敢想象的!

面对这一切,如今的魏某不得不严正而愤怒地指出:“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中央巡视组都敢糊弄五次,为什么就是不敢对一审审判程序严重违法的重大问题予以依法纠正呢?又是为什么一定要硬性地拿着一个审判程序严重违法且拒不纠正的《判决书》荒唐声称“合法”,而不惜对本人进行横加制裁、推卸推诿和巨大侵害呢”?!( 志强 )




来源于中国广播新闻网

'); })();

 

版权所有:中海网   Copyright 2018 www.oceanol.cn All Right Reserved.
国新网许可证号1012013006 京ICP备100321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286
未 经 中 国 海 洋 报 社 授 权 许 可 ,不 得 转 载 或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