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关键词:

天津市扫黑除恶雷霆万钧

 时间:2018-12-07 10:47:59来源:中国经济观察网责任编辑:王鸿杰点击:

 (来源于:中国经济观察网)

——问西青区东兰坨“黑恶势力”还能否固若金汤

 今年以来,天津市响应中央提出了创建“无黑”城市的工作目标,要求重拳、重典出击,彻底扫清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根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打造安居、安业、安心的良好社会环境,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一股强大的黑流仍在天津市西青区东兰坨村涌动,纵然人民群众的举报信如雪片般飞向有关部门,纵然网络媒体频频报道涉黑事迹,这个“黑恶”势力团伙却纹丝不动,而举报人却陆续遭到强烈报复,甚至血洒当场。

 带着重重疑惑,本网记者接待了来访的天津市西青区王稳庄镇东兰坨村部分村民。他们控诉的是多年来盘踞在东兰坨村为霸一方、残害村民的“万连起”黑恶势力。

累犯万连起

来访村民说,现年51岁的万连起,也是东兰坨村民。16岁时就因为盗窃村供销社财产被法院判刑2年。刑满释放后更是恃强凌弱,炫耀劳改人员身份,其好逸恶劳的本性导致了其伙同他人流窜至河北省黄骅县盗窃,被当地警方抓获并移送回天津,在看守所审查期间趁管教干部不备锯断栏杆欲逃,被发现后打伤警察出逃,途中摔断一条腿躲到广州治疗,后返回天津市津南区葛沽镇镇长李少美(万连起亲姐夫)家中,李少美利用职务之便为万连起办理了假身份证东躲西藏五年,天津市刑侦大队多次缉捕均无果。最终在舆论风头平息后,万连起投案自首,数罪并罚并有前科的他被从轻判处2年徒刑。

2003年5月30日夜间,因为万连起的亲戚与其邻居盖房发生纠纷,万连起纠集数十名打手与对方派来的人在东兰坨一饭店聚众斗殴,万连起方致对方一死一伤,万连起被判刑8年,后提前释放。

万连起组织主谋却逃脱的犯罪

来访村民告诉记者,多年来万连起作恶累累,被司法机关打击次数也甚多。但在“走关系托人”的作用下,其本人屡屡逃脱,只有一些手下被略作惩戒。

 2008年,万连起为独揽王稳庄工业园区废品业务,指使3名打手尾随天津市轧一位经理,将其打伤。案发后,万连起逃至内蒙一狱友家中,天津市河西区判处2名打手徒刑,而万连起因为有人活动关系逃脱了责任。

2010年,205国道拓宽之际,万连起纠集社会闲散人员郝志丹、张广会、刘建立、张广举、崔树喜、石德金等人,在大港区马场碱河万家码头桥头私设障收费,过往车辆交费50-150元不等,期限达半年,非法获利甚巨。拒交费的当地村民被围攻殴打。后群众举报到大港区公安局,上述人员拘留审查期间,万连起巨额行贿,最终9名嫌疑人无罪获释,不了了之。

2012年度,205国道扩宽工程中,国家划拨给东兰坨村两个防灾扬水站工程款数百万元,被强揽该工程的万连起、崔凤海等人侵吞,当年雨季当中造成东兰坨三千多村民土结构的平房被水淹后,至今住在危房内度日,村民们的生命安全从此无有了保障。

同年,东兰坨村新的两委班子产生后,万连起意图采挖耕地继续持久延续,持枪闯入党支部严重干扰两委班子的正常工作,该枪支至今未收缴。

 

 

 

2013年2月25日,万连起伙同原村主任崔凤海在“东兰坨村基本农田保护区”红线内连续采挖耕地变卖为花土,非法所得3000余万元,共破坏基本农田577.44亩,造成不可恢复成农田的7个永久性大坑。2015年2月5日,西青区国土局于进祥局长向市局的报告和2016年5月28日,现任东兰坨村委会出具的的证明均可证明上述事实。东兰坨村28名村民实名举报到西青区检察院,在该局局长袒护下无果而终。更为严重的是东兰坨村多年承包农田的受害人在实名举报后,该信息被泄露,遭到作恶人的威胁,违背自己的心愿,为作恶人补办了一份假证词。

2015年,万连起为独揽王稳庄镇示范工程,与二侯庄村两委发生冲突,万连起遂指使手下穆广义枪击二侯庄党支部书记李之哲致其昏死,后侥幸抢救回一条命。穆广义被判刑10年。

2015年12月28日,就万连起、李连旺、郑余伟、张爱民涉嫌聚众斗殴、寻衅滋事一案,天津市公安局和大港分局联合侦查后移送至西青区分局,该局作出的青公(刑)诉字(2015)号起诉意见书,显示:万连起及其外甥李连旺勾结杀人犯张爱民强占工程、枪击、殴打百姓的多起事实。万连起为了逃脱罪责,用金钱堵住被害人李洪亮的嘴,更改了被害人口供,最终导致涉案面极广的恶性刑事案被搁置至今未提起公诉。

 

 

万连起背后的强大保护伞

万连起为非作歹多年,为了不被法律追究,在社会上结营了自己的关系网,除了其大姐夫天津市津南区葛沽镇镇长李少美帮其善后。为了扯上原西青区委书记周家彪的虎旗,万连起、崔凤海还勾结周家彪的弟弟周家俊,三人强行将东兰坨村经营数十年的老砖厂(占地200余亩,厂房仓库约6000平)及王稳庄收费站南侧的60余亩地据为己有,并成立了天津市新大建材有限公司,建起了水泥搅拌站及加气块厂,现在政府官员包庇纵容下,顶风在长深高速王稳庄收费站南侧强行霸占的60亩农田中又建起了三层高的商业楼进行出租,非法获利极其巨大。现有证据可以证明该块土地万连起等人根本未向村里交过任何费用。该块土地强占时,万连起还顺带为其亲兄弟万连帮建立了被国家明令禁止的棺材加工铺,获利及其丰厚。

西青区检察院反贪局的于立刚局长也是站在万连起背后的人。在2013年2月25日,数十名村民因万连起破坏耕地577.44亩举报至于立刚处后,被万连起、崔凤海多次电话威胁,其中一次举报村民陈宝来还让于立刚亲自检查了手机上的威胁电话,在于立刚和崔凤海现场通话中,于立刚不但没有指责崔凤海威胁举报人的行为,其通话内容反而让陈宝来感到恐惧。由于于立刚一直未出具审查结论。2016年6月12日,6名村民找其再次询问结果,于立刚补办出具无犯罪事实,不于立案通知书。在于立刚办案期间,举报信被转交到崔凤海手中,多名举报人被报复,最可怕的是2014年5月14日举报人时任该届村民代表袁立娜因为全村村民耕地维权中,向各级政府递交了实名举报材料后,居家大门被歹徒用烈性炸药炸为灰烬。作案人被邻居监控视频清楚的抓拍到,袁立娜手持视频证据向公安机关多次走访,该恐惧爆炸案至今未果。

万连起、崔凤海还多次花钱行贿王稳庄派出所、法庭,金额为13万元。该项事实在崔凤海任上的村委账目里记载得极其清楚。

 

 

专家评析

针对以上来访村民的控诉材料,记者咨询了司法界业内人士,其称:万连起、崔凤海的行为完全符合当前重点打击的破坏农村治安秩序,侵吞农村集体财产,欺压、残害群众,通过“霸选”、“骗选”、“贿选”等方式干扰破坏农村基层选举,扶植、控制“村官”充当代理人,为组织利益保驾护航,把持农村基层政权的“黑村官”特征。同时也符合在工程建设过程中,纠集社会闲散人员,强揽工程,非法占地、滥开滥采、随意殴打群众,聚集在城中村、城乡结合部拉帮结派、寻衅滋事、打架斗殴、强拿硬要、称王称霸,破坏一方治安秩序的黑恶势力特征。其背后保护伞明目张胆为万连起等人撑腰站台、或者为其协调司法机关,要求网开一面,或者是披着合法外衣,以亲戚名义共享利益。这些都完全符合国家重点打击的保护伞特征。

 西青区王稳庄镇东兰坨村村民的举报“万连起、崔凤海黑恶势力”的道路走得异常艰辛,一是由于黑恶势力自身及其凶残,让人恐惧;更深一层是由于“保护伞”的强大庇护功能,致使人民群众失去了对党和政府的归属感,信任感。在习总书记三令五申严打黑恶的当今社会,这种畸形的现象绝对不可能得到容忍。东兰坨村民也是如此坚信。

 相关部门如何处理东兰坨村民反映的上述涉黑恶事实,本网将持续关注。
 

'); })();

 

版权所有:中海网   Copyright 2018 www.oceanol.cn All Right Reserved.
国新网许可证号1012013006 京ICP备100321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286
未 经 中 国 海 洋 报 社 授 权 许 可 ,不 得 转 载 或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