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关键词:

山东平原:四十多个事业编制为何凭空消失?

 时间:2018-10-15 15:03:38来源:人民报道杂志社责任编辑:洛天依点击:

(来源于;人民报道杂志社)
    近日,有部分群众给记者反映:他们是原平原县畜牧局的干部或职工,一共有四十五人,于八九十年代通过毕业分配、劳动局招录或接班安置等渠道进入平原县畜牧局工作,虽然所在部门及岗位有所不同,但均为正式在编的机关事业职工身份。1998年5月,中共平原县县委、县政府出台了《关于乡镇以及县直党政群机关、事业单位干部职工分流的试行意见》,鼓励机关干部职工创办经济实体,兴办个体私营经济,领办农业示范服务基地。意见还规定机关干部职工轮岗分流期间,其身份、职务、工资三不变,连续计算工龄。为了响应县委、县政府的文件精神,他们经过平原县畜牧局的批准,有的干起了经济实体,有的在家待岗打起零工,同时等待畜牧局回去上班的通知。期间他们多次找到畜牧局负责人询问何时上班,但一直没有结果。直到2014年他们才发现,他们的编制早在2007年就没有了,而畜牧局对此隐瞒了整整七年,骗了他们整整七年。而令他们不解的是,并非所有的干部职工都丢失了编制,相反,与时任平原县畜牧局局长刘某有私人关系的职工,包括其亲戚、同学、朋友等,均已正常上班甚至提干,感觉到被骗的他们从此踏上了漫长的上访维权的道路。多年来,他们向多个相关领导和部门进行反映,可问题一直也没得到解决,无奈之下,只得寻求媒体帮助,希望得到有关部门领导的重视,严肃查处相关责任人违法乱纪、以权谋私的行为,早日解决平原县畜牧局人员编制的问题,尽快回到原单位工作。

    为了解整个事件详细情况,记者前往山东省平原县进行了深入的调查采访。

    在山东省平原县,记者见到了反映情况的部分代表,其中大部分是当时平原县畜牧局所属的种鸡场和动物药品厂的干部职工。据他们反映,他们都是80年代和90年代毕业于山东农业大学、山东省畜牧兽医学校、莱阳农学院、四川省后基农校等大中专院校的专业毕业生,毕业后被分配到山东省平原县畜牧局工作。据了解,他们其中的李高坤于1990 年被调到种鸡场负责基建工作,后留任工作长达9年,工资全部都由平原县畜牧局发放,身份信息为干部。1998年底,畜牧局为了还当时基金会的贷款,卖掉了种鸡场、兽药厂、饲料厂等许多经营性实体。当时,局里对种鸡场卖掉后所有在职人员的安排由宋振兴副局长开会决定如下:鸡场全部正式在编人员暂时回家待岗,自谋生计;待岗期间虽暂停发放工资,但保留公职,其他待遇如评级、考核、涨工资等保持不变;何时返岗等候通知。可直到2014年,他才得知自己的编制已经全部被原单位丢失。

    王新明是平原畜牧局最早受聘的中级兽医师,干部身份,中共党员,也是首批执业兽医师。1993年在山东农业大学畜牧兽医系毕业后分配到平原县畜牧局工作,从事动物疾病的诊疗工作,工作期间因成绩突出曾被《人民日报》等十多家媒体报道,而其个人也在十多家国家级、省级刊物上发表过几十篇论文,1999年获得山东省人民政府颁发的“山东省优秀乡镇农业技术人员”证书。2006年,经畜牧局领导批准,他停薪留职干起了个体。2014年,迫于上级有关部门调查在编不在岗的压力,他到畜牧局询问何时回局上班,这才知道自已的编制早在2007年就已经丢掉了。而据他们了解,2007年实名定编时,局里不仅没有通知他们,就连当时的几个副局长都毫不知情,事关几十名职工切身利益的如此重要的决定,竟然没有召开任何会议或者发布任何通知,其中的缘由的确耐人寻味。据德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一体化信息系统显示,王新明的单位是平原县畜牧局下属,身份是干部,目前是停薪留职状态。对于“停薪留职”人员,2001年1月11日实施的《山东省党政群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年度考核有关问题处理意见》第七条明确规定,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经单位批准离职从事个体私营经济的,离职期间无违法违纪行为,按称职对待。事业单位停薪留职人员,不进行年度考核。要说王新明没有编制无论从那个角度都毫无依据。

    在调查中记者还了解到另外一位叫耿传奇的,其遭遇与上述二人基本类似,从他提供给记者的材料了解到,耿传奇于1991年毕业后分配到平原县畜牧局工作,1999年被德州市人事局评审为畜牧师(中级职称),干部身份。2000年响应平原县委、县政府的号召,承包了畜牧局的饲料站,后因种种原因又创办了其他经济实体,也是直到2014年才发现编制丢失。根据平原县《人事档案》中耿传奇的工资、津贴、职务补贴、地方福利补贴、机关事业单位人员年度考核、专业技术晋升等材料表明,耿传奇确为平原县畜牧局的工作人员。而平原县畜牧局也从来没有与耿传奇办理过离职手续,那么他的编制怎么就无故消失了呢?

    1997年7月,根据国务院关于开展对口支援三峡工程库区移民工程的指示精神,应山东省教委的安排,刚刚毕业的袁代福作为四川省忠基库区移民被分配到平原县畜牧局工作,事业编制。据山东省教委的《关于下发三峡库区毕业生来我省分配计划的通知》强调 “要保证库区毕业生分到有吃住条件,不拖欠工资的单位工作,要做到分得去,用得上,留得住” ,可袁代福在平原县畜牧局刚刚工作了一年就被单位通知在家待岗,直到发现编制丢失也没接到返岗通知,而山东省教委的《关于下发三峡库区毕业生来我省分配计划的通知》在平原县畜牧局也成了一纸空文。

    在采访中记者还发现一件天方夜谭的事情,自1980年就接替父亲在平原县畜牧局工作的张汝利给记者反映:他自己参加工作后先后在饲养厂、动物药品厂、兽医站等部门任职,直到2000年前后畜牧局兽医站被卖掉,张汝利就失去了工作,向畜牧局咨询时,时任局长刘建国答复在家待岗,上班时间局里会另行通知。他在家待岗期间由于没有钱交社会养老保险金,畜牧局就用他父亲的退休金为其交了社保,而相应地,他父亲的退休工资不再发放。直到2014年,张汝利得知编制丢失之后才想起社保的事情,询问后得知多年来自己的社保畜牧局一直都没有交,而他父亲的退休金也一分也没有领过。事后他到处上访反映,在县里的刘副县长极力要求下,畜牧局才一次性补偿他2.7万元。 由于不知其中细节,张汝利向畜牧局咨询其父亲每年的工资是多少,这2.7万元是按照什么标准发放的,这么多年父亲的退休金没领,自己的社保也没交,那这么多年这部分钱是谁领的,又是谁签的字,却被畜牧局告知账目被雨水淋坏了,没有账目了。如此让人瞠目结舌的答复,不知道畜牧局是在有意糊弄张汝利,还是在挑战人们的智商。正是应了那样一句话:“不管你相不相信,反正我是信了”!

    事件发生以来,这些原平原县畜牧局的工作人员到处上访申诉,引起了德州市市长陈飞的关注,当其得知他们的情况之后明确指出,这是在胡闹,一定要严办,牵扯到谁就办谁。然而时至今日,事件的处理依然无果。从平原县畜牧局出具的《关于信访事项的汇报》显示:“根据县编制部门文件,原平原县动物药品厂、原种鸡场属于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性质;原畜牧局饲料站、畜牧站、门市部、动检所、乡镇兽医站属于事业单位性质;信访人的干部档案在人社局,工人身份在畜牧局,这些人现在没有编制;在2007年实名登记定编时畜牧局没有通知他们,至于什么原因无法解释。”从上述材料不难看出当时这些人是有编制的,可为什么到后来编制凭空消失?是畜牧局的工作失误,还是有人以权谋私,或者是另有其他猫腻,我们不得而知。希望有关部门能够认真调查落实原平原县畜牧局人员的编制问题,严厉查处其中的违法乱纪、以权谋私行为,还平原县畜牧局失编人员一个公道,也给社会大众一个满意的答复。

    就此事的进展,记者将持续进行报道。(辛 文)
    来源网站链接:http://www.gu1e.com/gundong/2018/150.html

'); })();

 

版权所有:中海网   Copyright 2018 www.oceanol.cn All Right Reserved.
国新网许可证号1012013006 京ICP备100321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286
未 经 中 国 海 洋 报 社 授 权 许 可 ,不 得 转 载 或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