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关键词:

老赖张君文是被湖滨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偏袒出来的

 时间:2018-10-09 10:46:57来源:人民报道新媒体责任编辑:李雪梅点击:

老赖张君文是被湖滨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偏袒出来的
核心提示:这是一起执行条件十分良好的执行案件!然而,在被执行人的227万元已经被湖滨区人民法院依法划扣到法院帐户的前提下,该院执行局在两年间仅让申请执行人领取了30万元,剩余的197万元一直不予发放,反而让被执行人私自领走了50万元。更为恶劣的是,面对申请执行人上百次的奔波与乞求,该院执行局领导却一直逼问申请执行人“能对被执行人优惠多少”;在申请执行人不能满足其无理要求的情况下,该院执行局则扣押着197万元不向申请执行人发放。因此,老百姓愤恨地说:“在最高人民法院决定‘基本解决执行难’决战之年的今天,老赖张君文是被湖滨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偏袒出来的”!

老赖借债上百万,拖欠七年仍未还
这是一起案由简单、案情简单的民事债务纠纷诉讼案。时至发稿前的今天,老赖张君文从借款至今已经过去了7年,他应该依法偿还的借款本金、约定利息、案件受理费、保全费已累计达250余万元。
原来,2011年11月12日,通过熟人介绍,张君文从马某某手中借得人民币140万元,双方签订了借款协议,还在借款协议中进行了“月利率2%,期限至2012年5月12日止。若有违约,违约金按10%计算”的约定。此约定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达,并受法律保护。
在签订借款协议的同时,张君文让张某某和三门峡远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大公司)作为担保人签了字。从此,马某某成为了债权人,张君文成为了债务人。
而到了约定还款日期时,债务人张君文并没有履约偿还债务。此后,虽然债权人马某某多次讨要借款,但张君文以种种理由推拖,始终没有履行偿还债务的义务,仅仅是支付了部分利息。鉴于此,债权人和债务人双方的“若有违约,违约金按10%计算”的约定开始产生法律效力;同时,债务人张君文被视为了老赖。
作为债权人的马某某,她自身承受了难以想象的巨大经济压力、精神压力和生活困难。要知道,债权人马某某出借的140万元,大多是亲属们暂时不用的零散资金,出于帮助别人和获得少许法律规定范围内利息的目的,她把这些钱凑在一起借给了老赖张君文。而如今,由于债务人张君文一直欠款不还,许多亲属纷纷上门找她催要款项,致使她心力交瘁、疾病缠身。
随着时间的推移,债权人马某某的各种压力越来越大,尽管她想尽一切办法同老赖张君文商量,希望他尽快偿还本息。而老赖张君文依然是一推再推、一拖再拖,根本没有履约还债的意思。期间的2015年2月6日,虽然老赖张君文与担保人张某某、远大公司一起作出“2015年3月底之前最低还款100万元(100万元之后再办理转借手续),到期不能偿还上述款项,公司同意以五套以上房产(约650平方米以上)抵押还款”的《还款承诺书》,但这是他哄骗债权人的权宜之计,最终也没有兑现承诺。
时至2015年底,债权人马某某在实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不得已才把老赖张君文诉诸到了三门峡市湖滨区人民法院。
老赖竟百端耍赖,拒不履行判决书
2015年12月24日,经湖滨区人民法院民事庭依法审理后,遂作出“(2015)湖民初字第01896号”的《民事判决书》。

该《民事判决书》的判决内容为:“一、被告张君文偿还原告马某某借款本金140万元及利息(利息计算:自2013年8月8日起按月息1分计算至2014年2月8日止;自2014年2月9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至本判决书确认的给付之日止)。限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10日内履行完毕;二、驳回原告马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以及“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23180元,保全费5000元,由被告张君文负担”。

至此,尽管原告马某某胜诉了,但她却有“败诉”的感觉——因为法院没有支持双方原有的“月利率2%,期限至2012年5月12日止。若有违约,违约金按10%计算”的约定。相比之下,判决书判决的利息支付计算方式,对比她4年间所承受的残酷精神折磨、经济压力痛苦、生活窘迫困难,那点儿微不足道的所谓利息,根本不足于弥补她对亲属们感情上的亏欠,更不足于弥补她身心健康所受到的深重伤害!
于是,马某某又上诉至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不服湖滨区人民法院(2015)湖民初字第01896号民事判决”的合法主张。
2016年4月7日,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依法审理过程中,经过主持调解,上诉人马某某与被上诉人张君文、远大公司当庭达成了“(2016)豫12民终355号”《民事调解书》。

该调解书的主要内容有:“一、张君文于2016年4月22日前偿还马某某本金140万元及利息(利息计算:自2013年8月8日起按月息1分计算至2014年2月8日止;自2014年2月9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至借款清偿之日止);二、远大公司对上述借款本息不承担还款责任;三、实际探矿权人张君文的《矿产资源勘察许可证》办理到远大公司名下,探矿权转让价款用于偿还本协议第一条载明的借款本息、本案诉讼费和保全费以及张君文欠远大公司的800余万元债务;四、本案在一审期间,上诉人马某某保全远大公司的五套房产所有权,在本协议生效后10日内予以解除保全措施;五、一审案件受理费23180元,保全费5000元,由被上诉人张君文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23180元,减半收取11590元,由被上诉人张君文负担”。

二审的《民事调解书》虽然下达且生效了,但作为上诉人的马某某仍然心情沉重——因为老赖张君文还是没有履行二审《民事调解书》的生效文书,她仍然得生活在“残酷精神折磨、经济压力痛苦、生活窘迫困难”的处境里。
老赖张君文果真是个“老赖”!尽管他已经70岁了,却没有活出鲜廉寡耻,反而活出了一副无赖的德行。无论一审,无论二审,他始终诡辩称“利息高了,难以承担”,实质上,他既想赖账本金不想归还,还想赖掉利息不想偿还。
而不可辩驳的事实是:老赖张君文正是远大公司的创办人,他的儿子仍然是远大公司的大股东之一。他之所以把远大公司的股权转让出去,并变更了公司法人代表,甚至在《还款承诺书》上加盖了远大公司的印章后,该公司又将印章上的五角星挖空,用以造成“原印章是旧印章”的事实,实则是为了逃避远大公司的担保责任,更是为了把保全的五套房产不被抵偿债务;他作为硫铁矿《矿产资源勘察许可证》的实际探矿权人,却虚构了“欠远大公司800余万元”的不存在债务,有意把硫铁矿《矿产资源勘察许可证》的探矿权办理到远大公司名下,目的还是为了逃避偿还借款本息的债务责任;面对一审判决和二审调解的生效法律文书,他装出一副“无偿还能力”的假象,还拿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架势,不仅对债权人、原告、上诉人的马某某胡搅蛮缠,而且拒绝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法定义务,对一审、二审法院的判决书和调解书置之不理。
一句话,老赖张君文就是想要赖账,就是不想偿还本息!
对于老赖张君文的无赖行径,既令债权人、原告、上诉人马某某所不齿,又被一审、二审法院富有正义感的法官所关切。
在万般无奈之下,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作为债权人、原告、上诉人的马某某,她于2016年5月25日向湖滨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此后,又作为申请执行人的马某某,她积极查找和提供被执行人老赖张君文的财产线索,终于获知了老赖张君文实际所有的硫铁矿“在三门峡市陕州区310国道南移工程建设中获得227万元拆迁补偿款”的消息。经有关办案法官的不懈努力和不辞辛苦,依法查封了老赖张君文所有的227万元拆迁补偿款,尔后将此笔款项依法扣划到了湖滨区人民法院的帐户上。


执行局偏袒老赖,两年不放执行款
闻听“老赖张君文227万元拆迁补偿款被依法划扣”的消息后,申请执行人马某某在7年间第一次露出了笑容,并喜极而泣;作为被执行人的老赖张君文则气急败坏,并上窜下跳地扬言“要找人做工作”。至于他究竟“做”了哪些不可告人的“工作”,虽然不得而知,但他背后的被执行人远大公司,却在申请执行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竟然从湖滨区人民法院划扣的执行款中领走了50万元。“这种行为算不算偏袒老赖张君文呢”?

而申请执行人马某某在仅仅申请领取了30万元执行款之后,湖滨区人民法院执行局不再对其发放应予依法发放的执行款了,剩余的197万元一直放在法院的帐户上。自2016年至今的两年间,已经处于极端困难处境下的申请执行人马某某,尽管她上百次地申请、恳求甚至乞求该院执行局依法发放执行款,以解脱她被亲属们纠缠不休的困境,但有关执行局的领导就是不为所动、不屑一顾。面对她的“为什么不发放执行款”的一再问询,开始时,执行局的领导“顾左右而言他”,不正面回答问题;再后来,执行局的领导对她旁敲侧击,暗示她“减少被执行人应该偿付的利息”;再再后来,执行局的领导干脆撕下了面具,当面直接逼问“能给被执行人老赖张君文优惠多少而将案件了结”。
直到这时,申请执行人马某某才算是彻底明白了:湖滨区人民法院执行局的有关领导总是拿“二审《民事调解书》的第三条”来“说事”,实则是替老赖张君文“讨价还价”,意思是如果不对老赖张君文应该偿还的本息上给予“优惠”暨“少要些钱”,那就意味着“此案结不了、执行款发放不了”了。
申请执行人马某某面对湖滨区人民法院执行局有关领导赤裸裸的百般刁难,只能找该院院长反映情况。院长了解情况后十分重视,特别是确认了“远大公司并非申请执行人而是被执行人”之后,当即指示有关副局长“抓紧时间让申请执行人把执行款领走”。而次日,申请执行人马某某再次找到该副局长时,该副局长却蛮横地说:“我们法院案件是承办人负责制,院长说了也不算”。于是,申请执行人马某某的申请再次被无理拒绝了。
申请执行人马某某懵了!她想不明白:法院院长“说了也不算”是指不能干涉“承办人负责制”的具体办案,难道对“违法、枉法甚至是执法犯法”的行为“说了也不算”吗?!
2018年3月,为了依法维权到底,早就渴盼摆脱诉累的申请执行人马某某,不得已又第四次拿起法律武器——申请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湖滨区人民法院的执行行为进行监督,将该案提级或指定到其他法院执行。经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将该案指定到渑池县人民法院执行。然而,湖滨区人民法院又出了“幺蛾子”——在向渑池县人民法院移送卷宗的过程中,仅移送卷宗就移送了两个月!直到5月11日,渑池县人民法院仍然迟迟不能立案,原因是湖滨区人民法院移送的卷宗手续不全,在渑池县人民法院发函要求补充手续后,湖滨区人民法院还是没有移送全部卷宗手续,致使该起移送执行案件被搁置到了无人问津的尴尬境地。
在此期间,申请执行人马某某才意外地得知:早在2017年的11月8日,尤其是在申请执行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湖滨区人民法院副院长、执行局局长、庭长、承办人共同在“出款通知书”上签了字,让被执行人的远大公司在执行款中领走了50万元!这岂不是天大的“咄咄怪事”?!
在下定了向媒体披露“湖滨区人民法院偏袒老赖张君文而刁难申请执行人”决心的同时,申请执行人马某某对被指定执行的渑池县人民法院充满信心,对依法申请执行的法律、法规、法理充满信心。因为充分的事实依据和确凿证据让她确信:
第一,被法院依法划扣的227万元,确系老赖张君文所有的占地拆迁补偿款,并非是矿山探矿权转让价款。因此,法院遂依法作出了“(2016)豫1202执870号”之一、之二、之三、之四系列协助执行通知书,才依法对227万元拆迁补偿款予以提取;
第二,根据相关法律规定,227万元执行款应全部让申请执行人马某某领取;
第三,作为异议人远大公司的执行异议是不成立的!异议人的异议理由没有事实基础,因为老赖张君文所获得的227万元财产,是他所属的硫铁矿拆迁补偿款,而不是矿山探矿权转让价款。根据“(2016)豫12民终355号”《民事调解书》第三条载明的内容,即:“只有矿山转让后的探矿权转让价款,才可用于老赖张君文偿还所欠马某某的借款本息、本案诉讼费、保全费以及张君文欠远大公司的800余万元债务”。据此,异议人远大公司不仅不具备参与分配被执行人张君文227万元财产的资格,而且还要无条件地退回不合法、不依规而偷偷领取的50万元执行款。

第四,更有老赖张君文特意在2017年8月26日出具的一份“不打自招”书面《证明》上,他自己在“(2016)豫12民终355号”《民事调解书》中证明了自己“欠远大公司的欠款是不属实的,实际上是不存在的”。仅此一纸《证明》,既澄清了最根本的事实,又等于直接把所谓的异议人远大公司“踢出局外”,即:证据链条相互印证的结果是,远大公司没有异议人的资格,更没有参与分配老赖张君文227万元财产的资格,该公司领取的50万执行款,已经构成了“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的涉嫌诈骗要件。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9月5日至8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甘肃调研时强调,以“执行风暴”之势,坚决如期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硬仗,促进司法为民、公正司法。而在河南省三门峡市湖滨区人民法院,发生在申请执行人马某某身上的一起执行并不难而被人为地“执行难”的典型案例,在“老赖张君文是被湖滨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偏袒出来的”事实面前,已经照射出了湖滨区人民法院极个别干警如何“司法为民、公正司法”的影像……
“法不容情,法不徇私,法不藏奸!无论是老赖张君文,无论是远大公司的诈骗执行款及虚构债务行为,无论是湖滨区人民法院极个别干警的执法行为,必然要受到相关法律责任的追究”。有关群众如是预言说。
'); })();

 

版权所有:中海网   Copyright 2018 www.oceanol.cn All Right Reserved.
国新网许可证号1012013006 京ICP备100321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286
未 经 中 国 海 洋 报 社 授 权 许 可 ,不 得 转 载 或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