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关键词:

山西宁武德盛煤业为何能够长久私挖滥采

 时间:2018-03-12 15:24:38来源:责任编辑:点击:

山西宁武盛产煤、铝,因此网上“私挖滥采”这一词条的头条总是跟宁武相关联,在这私挖滥采的大军中有一个”独树一帜"的煤企,就是宁武城关镇火烧湾煤矿(宁武德盛煤业有限公司):私挖滥采的持续时间之长为宁武之最,十年来,几乎没有停过工,在宁武县严厉打击私挖滥采的时候,似乎也没有停过工。只有在2017年中央环保督查小组督查宁武私县私挖滥采造成生态环境污染期间,停工几天,督查组到山西后首批督查案件中宁武县就有三件,都是私挖滥采造成生态环境污染事件,不过这次,火烧湾煤矿依然没有"中枪“。在“严打”状态下,火烧湾煤矿是如何立于不败之地的?

先来普及一点宁武“私挖滥采”的历史知识:

山西宁武本是一个碧水青山,风景优美的好去处,这里有三晋母亲河的源头-----汾河源头,有横亘晋西北五县的原始次森林公园----芦芽山保护区,万年冰洞,马营天池,悬棺栈道,马仑草原,情人谷,支锅石,展现了一幅穿越千万年的历史长卷风景画。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现。

然而工业化时代的到来,恰是一把大火要将这幅画卷焚毁,将这千年历史埋葬。宁武地下矿产丰富,地下煤几乎铺满各个乡镇,铝矾土矿石储量更为丰富,于是从2000年开始一个“私挖乱采”的名词全宁武人民都熟知了,于是又一场改造山河、类似农业学大寨的运动悄然而起,不过这一次不是造地,而是盗采矿产资源,破坏植被。青山被开膛破肚,碧水被到处蔓延的老鼠洞(非法开采的矿井)吞没,吐出来的是黑风黑水。这种景象也成为整个煤炭大省山西的当时的一种景象。

为此,2008年,王君同志到任山西省长后,开始了全面治理私挖乱采和煤矿事故工作。

煤矿几乎全部国有化,国进民退。治理私挖乱采实行乡镇一把手一票否决,当时确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也恰逢煤炭市场、铝矾土市场大幅度下滑,私挖乱采从全民大干进入了官商勾结,权力寻租时代。直到2016年,煤炭市场、铝矾土市场又一次好转,宁武的私挖乱采现象又一次死灰复燃,这一次和上一次不同的是在政府部门“严厉打击下”和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严惩私挖乱采的背景下进行的,表现是:少数“有关系”的人,短时间,间断性,大机械作业,生产能力达到一天上万吨水平。还有一个现象就是在合法的手续掩盖下的非法私挖乱采,盗取国家资源,破坏植被、造成环境污染、偷漏税款。其中宁武县城关镇火烧湾煤矿(德盛煤业)堪称“典型”。

宁武城关镇火烧湾煤矿(德盛煤业)一直以防火工程为名露天采煤。火烧湾煤矿批准的许可为地下开采煤,其矿区及其周围,富含浅层煤,从2011年至今火烧湾煤矿就以为煤矿做防火工程为名露天挖煤,同时还有其他人以火烧湾煤矿防火工程的名义在其矿区附近私挖乱采,2011年,其中就有一个叫曹大勇(音)在挖,据群众反映,其后台就是当时镇里的领导。

将近十年的时间里火烧湾煤矿的露天采煤几乎没有停过工,这防火过程为何如此艰难?十年都难以治理?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其工作主要是露天采煤,防火灭火只是"捎带”、是“附属工程”,就像其挖煤后的绿化工程一样,只是个“名誉工程”、“样子工程”而已。

有朋友参与过火烧湾煤矿的“防火工程”建设,据其反映:防火只是个幌子,我们只是其露天采煤的一个工队,工队多的时候有十来家,二十多台挖机,一百来辆倒渣车,挖机主要用来开山、揭覆盖,倒渣车主要负责倒掉挖机挖出的土、石、矸石等矿渣,挖出煤后基本是立即卖掉,卖掉后才能给我们结算运费。整个操作,财务都是隐秘的,倒渣车每拉一车渣场给一张票,第二天每个车队去矿方财务对票,对完票,矿方就将票收回去了,每月总计数一次,作为结算依据,到给钱的时候,一般是给现金,也有打到车队负责人个人卡上的,给钱要等到揭覆盖出来的煤卖掉才行,卖煤是不开票的,矿内的结算票据,如过磅单等,到拉煤车离矿的最后一道卡子就被全部收回了,所有票据随后就销毁了,客户的购煤款一般是现金,也有打到矿方指定的个人账户上的。整个过程完成,外界是无法查清其整个经营活动的,这样做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掩盖其非法经营(因其一直处于矿井建设时期,是不允许生产销售的,税务部门也不会给发票的),另一方面主要是逃税,粗略估计每年生产原煤在100万吨以上,10年以来应在1000万吨以上,光增值税就可偷税近200万元,其他税费可想而知。

火烧湾煤矿在宁武县私挖滥采的“行业”为什么会成为“常青树”、“不倒翁”呢?我们需要解一下火烧湾煤矿的”今生往事”。

查阅火烧湾煤矿(山西宁武德盛煤业公司,下称:德盛煤业)的工商登记信息可以看到:

山西宁武德盛煤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徐伟明,成立日期:1981年7月2日,住所:宁武县神堂沟村火烧湾,经营范围:煤炭开采。股东为:山西钜盛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法人股东),武润生(自然人股东),李俊彦(自然人股东),现高管登记:执行董事武润生,法人代表总经理徐伟明,监事李俊彦,其中山西钜盛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为国有独资有限责任公司,控股51%,一个国有控股的有限责任公司,在财务上、整个管理上“脱管”,其后果是什么?国有资产的流失?贪腐滋生?

德盛煤业公示的行政许可为采矿证:证号:C14000020009111220045949,核准事项为:地下开采煤,矿区面积5.3381平方公里。可见,德盛煤业的露天采煤是违法的,事实上,其“防火工程”也超越其矿区范围。早在2008年8月山西省政府就下发了《关于立即停止以各种工程名义变相开采浅层煤、浅层矿的通知》,2010年1月,又下发了《山西省人民政府关于严厉打击非法、违法开采矿产资源的通知》,严厉打击之后,山西宁武的私挖滥采现象开始销声匿迹,而此时,正是德盛煤业“防火工程”粉墨登场之时。由此可见,德盛煤业的私挖滥采是得到政府的许可或默许了,不知有无合法的许可证没有?

上述,只是德盛煤业"今生”的一斑,其"往事”亦具传奇色彩,德盛煤业的前身是宁武县城关镇火烧湾煤矿,成立于1981年,是一家乡镇企业,上世纪90年代,煤炭市场不景气,各乡镇煤矿都几乎以白菜价卖给个人(承包),火烧湾煤矿也不例外,大约20万的价格卖给了雷银厚,亢存焕(原宁武县煤管局局长)等人,其后本世纪初,煤炭价格井噴式上涨,火烧湾煤矿也步入蓬勃发展阶段,期间其他股东经大浪淘沙,逐渐退出,留下的只有亢存焕家族系列人选,2010年前后,疯涨的煤价引发疯狂的煤矿生产,导致山西煤矿矿难不断,于是,王君同志从国家安监总局局长任上6个月不到就调任山西省省长,作用是救火,举措是全省煤炭资源大整合,国进民退,即:由山西省八大国有煤企整合全省民营煤企,煤企全部国有化(或国有控股),此时此刻,德盛煤业也面临着被整合的情况,同时,山西省各市、县政府为了给各市、县政府财政收入留一杯羹,也纷纷成立地方性煤炭集团,加入整合大潮,其中山西省忻州市成立了山西忻州神达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宁武县成立了宁煤集团,这些集团本是空壳,无力整合收购这些煤矿,于是采取了形式控股,牌照经营的模式,即:集团在名义上控股,一般占51%的股份,实际上并未投资,也不参与实际经营,只给了这些煤矿一块牌照:忻州神达煤业XX煤业有限公司、宁煤集团XX煤业有限公司,然后收取一定的管理费就算是管理了,德盛煤业正是在这种历史状态下得以续存,躲过整合危机之后,为了追求更加独立性,德盛煤业寻找了“新婆家”。找来新股东——山西钜盛能源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钜盛公司)作股东,钜盛公司营业执照显示为国有独资公司,其母公司为:忻州市中小企业担保公司(国有独资,下称:担保公司),担保公司的母公司为:忻州市汇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国有独资:下称汇丰公司),汇丰公司是由忻州市资产经营管理中心设立,算起来,钜盛公司已是忻州市资产经营管理中心的“重孙公司”了,钜盛公司尽管其身世复杂、家世深厚,但他是国有公司,德盛煤业成了国有控股公司。但其实际控制者,仍是亢存焕家族系企业,新的领军人物是亢存焕的外甥李俊杰,就连表面的股东武润生、李俊彦均是其近亲。而钜盛公司实际是个什么东东,是不需要思考的,就是一个幌子而已,国有控股公司的幌子,查询德盛煤业工商登记信息得知,钜盛公司对其投资应为虚假投资,钜盛公司于2010年成立,钜盛公司对德盛煤业的投资却于1981年就完成了,

一个法人,在其出生30年之前就进行了投资,可信吗?

一个私企,能够在政府“严厉打击”下违法生产,破坏环境,偷税漏税特别巨大,已经不是嘲笑政府管理部门的无能了,是应该怀疑我们有些官员的“智商”了,是太高还是太低?

来源:中国法制教育网​​​​

'); })();

 

版权所有:中海网   Copyright 2018 www.oceanol.cn All Right Reserved.
国新网许可证号1012013006 京ICP备100321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286
未 经 中 国 海 洋 报 社 授 权 许 可 ,不 得 转 载 或 镜 像